澳洲幸运10赛车计划
歡迎光臨 大學生小說網 大學生文庫 收藏本站 手機訪問:m.dxsxs.com
當前位置:首頁 > 恐怖靈異 > 《絕命詭案》在線閱讀 > 正文 正文 第一百五十八章 跟我沒關系
背景:                     字號: 加大    默認

《絕命詭案》 作者:作品集

正文 第一百五十八章 跟我沒關系更新時間:2019-01-03


?    苗偉總是低著頭用余光瞄著別人,只要有人跟他對視,他就顯得異常的緊張。劉一心想,這有可能就是當時在簡易房里他為什么不愿意與人對視,一直找事情做。



    苗偉想了一會兒,開口說:“馬才死的時候我沒在現場,但是我見他跟著馬國良進到了別墅區,而且好像很神奇的樣子!”苗偉的回答并沒有讓劉一滿意,劉一接著問:“你的意思是說,后來收拾的時候才過去,是吧!還記不記得馬才什么時候跟馬國良一起到的工地?”



    苗偉連連點頭,然后瞅了一樣王建國,心里好像有點發虛,隨后說:“我記得好像是晚上的八點多,我記得當時我還看了一下手表,正好八點多!”苗偉再次確認了一下。



    王建國點了點頭,然后問道:“現場有多少個人,東上公司的董事長也在現場嗎?”



    苗偉聽完以后有點驚訝,連忙問道:“警察同志,你們是怎么知道的?當時我都挺震驚,沒想到吳老板他們會親自來,真是奇怪。”王建國示意苗偉接著說。



    “當時我就看見地上有個油罐子,但是里面全是水泥。吳老板就是讓我找個推車把油罐子放到工地里,有空給弄走,當時見吳老板身后又七八個人,各個都兇神惡煞的,好像是道上混的,我哪敢惹,趕緊找了個拉板車,把油罐子拉走了。”劉一問:“當時沒發現什么異常嗎?”



    “對了,馬國良也在場,但是好像很害怕的樣子。我當時怕攤上事兒,拉著油罐子然后就趕緊走了!”苗偉對接下來的事情并不是很了解。王建國這時將苗靜的照片投放在大屏幕上,他問:“認識這個女人嗎?”苗偉瞇瞇著眼睛,仔細地端詳著苗靜,然后低下了頭說:“不認識!”雖然苗偉并沒有承認,但是劉一還是認為,他跟苗靜有著非同尋常的關系。



    苗偉在接下來的審問中,并沒有給警方提供什么有利的線索。接下來接受審問的是李方。劉一先選擇李方的原因就是李方可能隱藏的秘密會更多一些,而如果先審問李宇可能有些話會誤導警方的調查工作。李方走進來以后,劉一發現他還是跟之前一樣,老實巴交,不善言語,但是心里好像沒做過什么虧心事。



    劉一問道:“通過警方對油罐子的檢查,發現這個藏有尸體的油罐子并不是你們廠子新生產的這一批,反而是外廠的,為什么會出現在你們廠子里?”



    李方立馬解釋道:“這個油罐子其實是苗老伯放在我們那里準備回收的,但是后來我們發現,這個油罐子過于陳舊,沒辦法回收再利用,所以暫時就跟其他的廢舊油罐子放在一起,等人來收。”



    王建國接著問:“那你們有沒有發現什么可以得地方?”李方開始陷入沉思,突然他說:“也沒什么異常的,就是苗老伯送來的時候有些匆忙,平時還能到屋里坐一會兒,說說話什么,上次來將油罐子放在那,人就走了。”李方突然變得能說會道,這一點令劉一趕到有些懷疑,李方好像變了一個人。



    李方對其他的事情并不了解,王建國問:“你們最近有沒有聽說馬家鋪子的工地出了什么事?”



    李方笑著說:“平日我都不怎出門,對周圍的事情不怎么了解!”王建國見李方說話并沒有打磕巴,應該沒有撒謊。



    下一個進來的李宇,他沒有像上一次那么能說會道,反倒是有些內向,不愿意說話,這一點令劉一和王建國有些驚訝。大家都感覺李氏兄弟好像互換了身體。



    王建國問道:“你和你哥哥在這段時間有沒有聽說馬家鋪子那邊出了人命?”王建國并沒有像正常審問一樣,但是是想聊天一樣。他認為李宇并不是一般的工人,反倒是有文化的職工。



    通過對李氏兄弟的人事檔案了解,李宇是中專文憑,畢業以后一直在C市找工作,但是工作都干不長。而李方是小學文化,一直跟著弟弟出去打工,沒什么大本事,基本都是聽弟弟的安排。



    李宇低沉地回道:“沒聽說啊!我們兄弟二人基本足不出戶,也就是跟苗老伯有來往,再過段時間都過年了,誰還有心思相別的啊!”李宇的語氣倒是很淡然,從精神狀況看有些不怎么好,沒精打采的樣子。



    劉一問道:“苗偉送來油罐子的時候,你們有沒有發現什么異常?”



    李宇尋思一會兒突然說:“就是走得有點快,往常我們爺三個還能喝點酒,可是那天連酒都沒喝上。但是之后有一天晚上他突然來找我們!”



    王建國急忙問道:“之后幾天?還記得什么時候嗎?”



    “就是他將油罐子放在我們那里的第二天,當時我們還挺奇怪。”



    “奇怪?有什么奇怪?”



    “苗老伯其實挺扣的一個人,平時來喝酒從來都不帶酒的,那一天他突然帶了酒,而且還買了點熟食!”劉一感覺苗偉可能是來看看油罐子處理掉沒有。



    王建國接著問:“你們喝酒的過程中,苗偉有沒有說什么?”



    李宇低下頭,然后有抬頭,眼神飄忽不定,兩只手不停的揉搓。王建國見李宇不回話,急忙問道:“到底怎么回事?”



    李宇這次沒有猶豫,直接說:“就是,就是他說自己好像攤上事兒了,想離開這里。當時我看他喝得挺多,也沒當回事。還有一點,這家伙問了我兩次,油罐子處理沒處理,走得時候還提醒我趕緊賣了!”李宇表情沒有那么的緊張了,稍微放松不少,而且又恢復了之前的狀態。



    劉一問道:“這個女人你認識嗎?”劉一將苗靜的照片投放在大屏幕上。李宇歪著腦袋,端詳了半天,道:“這個女人好像在哪里見過?”李宇想了半天也沒有想到。



    “你再想想!”王建國感覺李宇還是能想起來的。



    劉一這個時候問:“這個男人見過嗎?”劉一這時候又把葉邵汶的照片遞給了李宇。



    “這,這個人我認識,以前在我們廠子打過工,后來,后來好想去了工地,也沒干多久!”李宇說完以后,又交代了東上地產以前打人的事情,李宇還說自己經過馬家鋪子的時候還碰見過一次,村民和地產商發生了肢體上的沖突。



    “我感覺肯定不止一次!”李宇接著說。



    劉一感覺案件跟李氏兄弟應該沒有什么關系,李宇最終也沒有說出其他關于案件的線索,不過劉一有個想法,就是一會讓李氏兄弟和苗偉一起審問。



    下一個進來的是馮德龍。



    馮德龍是主動配合警方調查,這一定雖然很值得肯定,但是劉一卻感覺馮德龍心里并非真誠。馮德龍面部表情正常,禮貌的跟王建國等人打了聲招呼。



    王建國問道:“馬才是怎么死的?”



    馮德龍有點懵,眼睛圓瞪,回道:“我,我不知道具體的情況啊!就知道是董事長出面解決的,具體過程我并不知道,況且我連上工地的次數屈指可數,村民跟我們開發生的矛盾,我都是聽說,具體的事情我根本不了解。”馮德龍反復的解釋自己與這件案子沒有關系,但是劉一感覺馮德龍是在推卸責任。看來只能讓苗偉進來認一認。



    王建國給許偉使了一個眼神,接著問道:“那好,吳廣杰去要工程款這么久都沒跟你們聯系嗎?你們都不知道他的下落嗎?”



    王建國的話好像戳到了馮德龍的心坎,他心里好像有什么隱情并沒有如實說出來,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馮德龍跟吳廣杰有聯系。這時許偉帶著苗偉走了進來,當苗偉見到馮德龍的時候,急忙叫道:“馮總,你,你怎么也來了?”



    原來馮德龍一直在會議室等待審問,并沒有跟其他人在一起。劉一主要是怕他們有什么交流,不像是李氏兄弟等人,再交流也交流不出什么東西來。



    馮德龍愣了一下,隨后避開苗偉的眼睛。苗偉感覺馮德龍好像不愿意跟自己多交流,連忙說:“馮總,你怎么不認識我了嗎?那天晚上你也在場啊!”



    馮德龍聽到這句話以后,臉都青了。馮德龍沒有回話,但是許偉笑道:“你們都認識了,有什么不能說的?”



    王建國指著苗偉說:“說吧!怎么回事?”



    苗偉急于為自己減輕罪行,連忙說:“馮總當晚也在那里,他也看見了馬才被人灌進了油罐子里面,他,他也在!”馮德龍雙眼怒視著苗偉。但是苗偉并沒有害怕,劉一感覺苗偉肯定會為了減輕罪行而將實情全都說出來。



    王建國問:“剛才你怎么沒說?”



    苗偉瞅了王建國一眼,可憐巴巴的回道:“剛才這不是沒見到馮總嘛!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也不想得罪誰!”馮德龍此時不敢說什么,但是他不說也不行。



    王建國又問:“馮德龍,你最好一五一十的將事情說清楚!”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作品集
絕命詭案
澳洲幸运10赛车计划 时时彩5星不定位规律 黑龙江时时彩预测 天津快乐十分怎么计算 p5和尾走势图带连线 陕西快乐10分app 广西十一选五最大遗漏 时时彩后一6码倍投计划 广东快乐十分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走势图一定牛 三分彩 排列五网站 重庆时时计划蚂蚁 闲来陕西麻将官方下载 时时彩后二组选 乐彩网排列三六码遗漏组六分析 北京pk10手机免费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