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幸运10赛车计划
歡迎光臨 大學生小說網 大學生文庫 收藏本站 手機訪問:m.dxsxs.com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名著 > 《鄉村艷婦》在線閱讀 > 正文 200 草尼瑪
背景:                     字號: 加大    默認

《鄉村艷婦》 作者:作品集

200 草尼瑪更新時間:2016-02-15

  200草尼瑪



    陸云出了家門,手里攥著凌曉曼給的幾十塊錢,直奔小賣部而去。其實他兜里還有楊艷萍讓他進城買衛生巾的不少錢,只不過這些錢他不能動而已。



    走到一半的時候,陸云一個折身向和村里的小賣部相反的方向走去。



    為了安全起見,陸云把劉寡婦小賣部的錢都拿了回來,交給了陸小英保管,原本想著今天小英能出來,順便把錢也拿過來交給劉寡婦的,但是陸小英不知道被什么事情耽擱了,一直沒有過來,自己回來這半天也沒向三嬸仔細詢問一下劉寡婦現在的情況,心里總覺得不踏實。



    繞過幾條土街,陸云停在了一座土胚房的院落前,柱子叔家條件還不如陸云他三嬸家,和劉寡婦結婚的時候,老爹老娘求爺爺告奶奶東拼西湊,才弄夠了點錢,蓋了五間土坯房。



    劉寡婦娘家不是本村的,具體在哪兒恐怕只有已經死去的柱子和他爹媽清楚了,村里人那時候只知道柱子出門去趕集,回來的時候就帶了個漂亮女人回家,過了沒幾個月倆人就結婚入了洞房。



    一朵鮮花插在的窮JB上!



    這是村里大多數人對劉寡婦和柱子倆人結婚給出的評價。



    陸云站在緊閉的大門前,猶豫了一下,上前用力敲了幾下,不大工夫院子里傳來了熟悉的聲音:“誰呀,門沒上閂,自己用力推開進來吧。”



    用力推了推,木門發出仿佛垂死的老人那般的聲響,陸云邁步子進去,反手關上門,而后便看到一臉憔悴的劉寡婦,有氣無力的半倚在屋門口,心里毫無來由的一疼,加快步子走了過去:“嬸,你……你還好吧。”



    見是陸云,劉寡婦蒼白憔悴的臉頰上閃過一絲欣慰,輕輕點了點頭道:“沒什么大礙,就是有點累而已。小云,你今天怎么過來了,要沒什么要緊的事情,你還是趕緊回去吧,免得惹人閑話。”



    寡婦門前是非多呀,哪怕陸云只是個十幾歲的孩子,依然不能隨便來串門啥的。



    陸云哪管這些,他媽滴不就是村里那些老娘們在一塊亂嚼舌根嗎,敢說老子的壞話,草死個逼養的。



    上前抓住劉寡婦雙手,神情不由一怔,雖然是炎炎夏日,劉寡婦的雙手卻冰冷的嚇人,“嬸,你這是咋了,手怎么這么冰?”



    劉寡婦蒼白無力的笑了笑道:“沒事,就是有點累而已,進屋說話吧。”



    屋里擺設很簡單,一座土炕,一張桌子,幾條瘸腿斷背的椅子,再有就是劉寡婦結婚時讓陸云他三叔做的一個飯櫥一個衣柜,除此之外再沒有別的東西。



    “小云,你喝水不?”劉寡婦把陸云領進屋,找了張比較牢固的椅子讓他坐下。



    陸云看著劉寡婦那憔悴不堪的面容坐都坐不安穩,還哪有心思喝什么水,心疼的道:“嬸,你別忙活了,我不渴。我就是想過來看看你,一會就回去了,家里來客人了,我不能待太長時間。”



    劉寡婦眼中的失望之色一閃而沒,坐在陸云身邊的椅子上,無力的道:“嗯,嬸這不是好好的么,你回去吧,別讓客人等急了。”



    陸云搖了搖頭,只是盯著她失卻了光澤的臉頰看個不休,似乎想在她臉上看出什么。



    劉寡婦微微低下頭,話音中透著無盡的疲憊:“看什么呢,嬸變丑了吧。”



    陸云忽然站起身,一把將劉寡婦摟在懷里,手掌摩挲著她的長發,驀然道:“嬸,做我的女人吧,一輩子都做我的女人。”



    劉寡婦被陸云的話驚得一呆,旋即苦笑道:“嬸不是已經成了你的女人了嘛?”



    “不,我不要你做我床上的女人……”陸云情緒一陣激動,聲調驀然抬高。



    劉寡婦急忙掙脫他的懷抱,起身掩住他的嘴,幽怨的看了他一眼,道:“小云,你想說什么嬸心里都明白,柱子爹媽去世沒幾天,我不想說這些,而且村里的規矩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這輩子注定要寡佬終生的。”



    “我不管他什么狗屁的規矩,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我就要第一個壞這個傻逼定下的害人規矩。”



    劉寡婦暗暗落淚,以前柱子爹媽在,她至少還有個奔頭,就是不斷的和男人上床賺錢給柱子爹媽看病買藥,如今柱子爹媽不在了,她生命中唯一的目標隨之枯竭消失,以后該做些什么,活著到底有什么意義,她根本就不知道,難道還要繼續和男人上床,背著一個風流寡婦大破鞋的臭名?



    看著冷冷清清沒有絲毫生氣的屋子,陸云心里難受之極,只是現在說什么都顯得那么蒼白無力,只有用實際行動才能證明,自己心里真的想著她,念著她。



    “小云,你回去吧,出來時間太長,你三嬸要怪你了。”劉寡婦背身抹了把眼淚,輕顫著嗓音對陸云說道。



    “嬸,那我先回去了,你一定要照顧好自己。”陸云扳過她的身子,柔聲細語般叮囑道。



    劉寡婦點了點頭道:“嬸又不是小孩子了,懂得照顧自己,好了,趕緊回去吧。”



    “嬸,那我回去了啊。”陸云咬了咬牙,大步流星出了劉寡婦的家門。



    劉寡婦看著陸云尚顯稚嫩的背影,怔怔出神,眼中不知不覺流下了兩行飽含辛酸的淚水。



    ……



    陸云走出劉寡婦家大門口的時候,不遠處有幾個老娘們恰好瞧見他,圍坐在一起嘀咕,只聽老娘們甲騷勁十足的說道:“那不是老三家的陸云嘛,怎么大白天就跑到劉寡婦家去了,該不會是去干事了吧。”



    老娘們乙看來狼尚存,連忙反駁道:“別胡說,那么屁大點的孩子懂個啥,讓老三聽到小心晚上拿鐵杵子塞進你的騷洞里面去。”



    老娘們甲馬上展開反擊:“年紀小怎么了,年紀小可個頭大啊,說不定褲襠里的家伙事更大也說不定,你這么護著他,難道是和老三有一腿,又或者和陸云那小屁孩有什么見不得人的事?”



    老娘們丙馬上在一邊附和道:“就是就是,咱村里都多少年沒出過一個男人中的戰斗雞了,老三家的小云這時候從劉寡婦家出來,除了干那事,還能干啥?”



    老娘們丁也在一旁幫腔:“咱們村啥時候才能出個真爺們呢,我去鄰村走親戚的時候,和她們聊起自家男人的時候,我臉都沒地兒擱。”



    “你被忽悠了吧,咱們周邊十幾個村子,哪有能干的爺們哦,一看就是你自己缺心眼,被她們可以嘲笑了。”老娘們甲撇了撇嘴道。



    老娘們乙揮了揮手道:“受不了你們幾個騷娘們了,我回家了。”



    老娘們甲丙丁馬上群起而攻之:“你不騷,你不騷把你家爺們吸的癱在床上半年下不了地兒。”



    “你們……”老娘們乙氣的說不出話來。



    “家里的,你在外邊干啥,趕緊回屋睡覺了。”老娘們甲乙丙丁圍坐的院子中,冷不丁傳來一個男人不耐煩的聲音。



    “快回去吧,你家男人等不及要把鳥蛋塞進你的狐貍洞呢。”老娘們丁咯咯笑道,聽起來倒像是個十八歲小女生的嗓音,清脆的那叫一個銷魂。



    老娘們甲的無奈的道:“塞進去有啥用,用不了幾下就完事,沒趣的很。”嘴上雖然這么說,卻依舊起身回了屋,有的塞總比守寡沒的塞強多了吧。



    幾個老娘們哄笑一聲,頓時作鳥獸散。



    ……



    陸云來到小賣部,買了一些肉食,又另外單獨要了一些,凌曉曼給的那幾十塊錢剩下沒幾個子,提著兩袋吃的,陸云又回到了劉寡婦的家里,直接推開大門走了進去。



    然而,進到院子里沒走幾步,便聽到屋里傳來劉寡婦的低低的哭聲,夾雜著一個男人猥瑣的話音:“哭啥呀,以前不是都給我弄過嗎,現在柱子爹媽都不在了,你更加不用顧忌什么了,你好不容易回來一次,說什么也要讓我干一次吧。”



    “你滾,以前是為了給柱子爹媽治病,我沒辦法才那樣做的,現在柱子爹媽不在了,我也不會在像以前那樣了,你趕緊走。”屋內緊接著傳出劉寡婦憤怒的聲音。



    “你這是過河拆橋啊,今個不管你愿不愿意,老子既然來了,就不能白來,大不了多給你倆錢。”



    劉寡婦一聲尖叫,屋內馬上傳出憤怒的低叱聲。



    艸你媽!



    陸云馬上意識到發生了什么,把手里的兩個分量不輕的方便袋放好,左右瞅了瞅,見(7)木門后邊放著一跟手腕子粗一米多長的頂車棍,隨手抄起來,一聲不響的摸向正屋。



    “你放開我,我說過了,我已經不做那種事情了。”



    “你說不做就不做?婊子都說自己是干凈的,可他媽的有誰相信!”



    屋門沒關,陸云探頭看了看,正好瞧見一個男的把劉寡婦摁在炕上,一邊撕扯著她身上的衣服,一邊不停地抽劉寡婦嘴巴子,噼啪的脆響之極。



    “我艸你媽!”



    那一聲聲脆響的耳刮子抽在劉寡婦臉上,卻猶如抽在陸云心頭,雙目噴火,腦瓜子一熱,陸云躥到炕前,一聲暴吼,掄起手里的頂車棍,照著那男人的后腦勺就砸了下去。



    ……



    給讀者的話:



    PS:沖榜期間,訂閱的兄弟隨手投幾張推薦票,砸幾塊金磚吧,拜謝……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作品集
鄉村艷婦
澳洲幸运10赛车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