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幸运10赛车计划
歡迎光臨 大學生小說網 大學生文庫 收藏本站 手機訪問:m.dxsxs.com
當前位置:首頁 > 世界名著 > 《封天神皇》在線閱讀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五章 詩詞歌賦(第五更)
背景:                     字號: 加大    默認

《封天神皇》 作者:作品集

第一百八十五章 詩詞歌賦(第五更)更新時間:2016-08-03

    “沒想到你小小年紀,竟然能演算至此,真是難得!”冬鳶笑著說這話的時候,仿若她比柳問天大許多。

    其實,她的年紀,也不過十六七歲,與柳問天差不多,只是她從小便跟在望蜀宮主身邊,耳濡目染,見識非凡,加上小小年紀,便掌管紅袖宮四大軒主之一,說話做事,難免比一般女子成熟!

    柳問天卻不以為意,笑道:“笑羽公子要轉換比斗方式了!”

    果然,他說完這話,笑羽公子做出要施展紋符術的姿勢后,卻又停了下來,嘆了口氣道:“算了,看你這瘦骨嶙峋的骨架,我還真不忍心施展那我那獨家紋符之術,不如,我們換個法子如何?”

    “換什么?”

    禿鷹本來背對著笑羽公子,準備接受他施展紋符之術,聽了這話,心中頓時一松。

    見到禿鷹那變換的神情,笑羽公子笑道:“剛才我選的是你所擅長的法子,現在,我們不如我擅長的法子,這樣也很公平,你看如何?”

    “那……那就依你所言便是!”

    尨殤臉色一冷,笑道:“這本來就很公平!”

    他最是清楚,那紋符之術鬼神莫測,有些沒有絲毫玄靈之力的人,如果方法得當,施展那高階的紋符,也能讓一個星武境的強者頓時斃命!

    現在笑羽公子本來掌握主動和優勢,卻提出換個法子,他何樂不為?

    禿鷹也是求之不得,迅速轉過身來。正對著笑羽公子,問道:“比什么?”

    “那當然是比詩詞歌賦了!”笑羽公子大笑道:“難道你不知道。我笑羽公子,最擅長的便是此么?”

    尨殤面色頓時一愣。他們尨曦殿的人,俱都迷戀于尨曦之術,以及如何迅速提高功法,卻又哪里會什么詩詞歌賦?

    他目光閃爍,卻忽地聽見一個聲音道:“既是比詩詞歌賦,何不讓我來應戰?”

    尨殤面色一沉,卻見一個披著紅色披風,年紀不過十五六歲的少年,從樓上緩緩飄落。

    禿鷹趕緊介紹道:“尨殿主。這便是柳家的三少,柳問天!”

    “那個公布修魂落魄丹方的柳問天?”尨殤的眼神穩定,打量了柳問天一番,忽地笑道:“你的武修等級,最多不過靈武境中期,這一點與笑羽公子相比,倒是有得一拼!”

    他通過尨曦蟲傳書,已經知道禿鷹將神劍山莊的三少柳問天握在手里,卻沒想到他此刻竟然來為自己一方助陣!

    “只是。你又如何會那詩詞歌賦?”尨殤繼續道:“更何況,在這里的大多都是粗人,何人能分得了誰勝誰負?”

    “我來做這中間評判人如何?”一個無比悅耳的聲音響起,一道紅影。隨即飄落在眾人面前。

    “冬鳶?”尨殤笑道:“多年不見,沒想到你都這般大了!我還記得你小時候,只是你師傅望蜀的跟屁蟲!”

    冬鳶笑道:“冬鳶見過尨殿主。見過笑羽公子!”

    “妙極!妙極!”笑羽公子一搖羽扇,輕聲笑道:“早就聽聞。這紅袖宮的女子,不僅個個功法厲害。而且多才多藝,這冬鳶姑娘,據說是望蜀宮主悉心培養出來的才女,琴棋書畫樣樣精通,有冬鳶姑娘作中間人,自是再合適不過,也不會辱沒詩情畫意的意境!”

    “只是……”笑羽公子凝神望了柳問天一眼,笑道:“這柳家三少,什么時候竟然和尨曦殿成了一家人了?莫非,你不知這是在引狼入室么?”

    柳問天笑道:“卿本佳人,奈何做賊?你本來可以憑借文才縱橫龍翔,甚至傲視大梁,卻非要來趟這趟俗世的渾水,何苦?”

    笑羽公子聽了,神情竟然呆了一呆,這番話,真正是說入了他的心里,只是他卻不知道,為何這個少年,卻對自己能如此了解!

    柳問天淡然道:“不管如何,我此刻,卻是要幫著尨曦殿應付這一陣的,莫非,你還怕了我不成?”

    笑羽公子大笑道:“笑話,我笑羽,以提升文人地位為己任,又豈非怕了你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少年?”

    他忽地一拱手,笑道:“你年紀比我小,不如,就請你出題吧!”

    柳問天他知道,此刻最好的方式,便是扶持一方最強者,去抵御其他勢力,而此刻,最強的勢力,便是尨曦殿。所以他必須站在尨曦殿這一方,借尨曦殿之力,抵御強敵!

    他便不再客氣,笑道:“不如,我們比詩吧!”

    笑羽公子問道:“你想怎么比?”

    柳問天凝神望了冬鳶一眼,見她的眼眸中似乎有期盼之色,顯見她對這場比斗也是十分感興趣,便笑道:“由冬鳶姑娘出題,你我各自以今日之情、之景、之思、之想,作詩一首,請動員姑娘評判,如何?”

    “如此甚好!”笑羽公子道:“那就勞煩冬鳶姑娘出題了!”

    冬鳶點了點頭,望著這大堂外如水的夜色,迷人的嘴唇中忽地蹦出了一個詞:“水月!”

    笑羽公子聽了,心道這題出的倒是有意境,這里是山腳,明明無水,只有月色,她卻出題水月,顯然有其他意境。

    柳問天想的卻是,這月一字,似乎與自己很是有緣,自己的母親名為孤月,右臂上的月形印記,名為詬月記;他的好友范貳的寶劍,名為焚月劍;自己前段修煉的地方,名為攬月谷,攬月池,里面有個脾氣不太好卻很美麗絕俗的女子喚作攬月!

    連他前些日子覺醒的星魂,離那月星最近,被自己取名為勾月星魂!

    只是,這冬鳶卻在這無水之地,取題水月,真是好意境!

    不到半盞茶的時辰,笑羽公子面露得色,笑道:“我先來,如何?”

    柳問天微笑道:“請!”

    笑羽公子羽扇輕展,他望著敞開大門之外的迷霧和迷霧中的月色,一邊踱步,一邊沉吟起來。

    “煙籠寒露月籠沙。”

    “夜駐武陵劍王家。”

    “玄飏帝劍今何在?”

    “仗劍蒼穹笑天涯!”

    “好!”笑羽公子一吟完,冬鳶便給予了肯定,嫣然評價道:“寒露為水,籠沙含月;劍王客棧、玄飏帝劍皆入詩如畫!笑羽公子雖不修武道,卻以文作劍,心懷天下,不乏仗劍走天涯的情懷,好詩!”(未完待續。)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作品集
封天神皇
澳洲幸运10赛车计划 北京pk10计划 时时彩大小单双2期计划 三公经费指什么 好运来计划软件破解版 彩票中的双面盘啥意思 七乐彩走势图带连线 七星彩50期走势图 福利彩票加盟客服电话 1000每天稳赚本金20%图 必中快三计划软件怎么样 无错36码特 智能七星彩画规律软件 飞艇计划全天专业版 福彩3d五码组六遗漏分析 赌场骰子规则 精准一肖3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