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幸运10赛车计划
歡迎光臨 大學生小說網 大學生文庫 收藏本站 手機訪問:m.dxsxs.com
當前位置:大學生小說網 > 全部作家 > 詩人 > 顧城作品列表

顧城作品集

 顧城.jpg顧城,1956年生于詩人之家,父親是著名詩人顧工,顧城寫詩功力深厚不但新詩了得還精于寫舊體詩[1]及創作寓言故事詩,顧城是朦朧詩主要代表人物,顧城被稱為當代的唯靈浪漫主義詩人,早期的詩歌有孩子般的純稚風格、夢幻情緒,用直覺和印象式的語句來詠唱童話般的少年生活。其《一代人》中的一句“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它尋找光明”成為中國新詩的經典名句。后期隱居激流島,1993年10月8日在其新西蘭寓所因婚變,殺死妻子謝燁后自殺。留下大量詩、文、書法、繪畫等作品。作品譯成英、法、德、西班牙、瑞典等十多種文字。

 
顧城原籍上海,1956年九月生于北京,1969年隨父顧工下放山東廣北一部隊農場,1974年回北京。做過搬運工、 鋸木工、借調編輯等。“文革”期間開始詩歌寫作,1973年開始學畫,并進入社會性作品寫作階段,1974年起于《北京文藝》、《山東文藝》、《少年文藝》等報刊零星發表作品。1977年起重新進入純凈寫作,在《蒲公英》小報發表詩作后在詩歌界引起強烈反響和巨大爭論,并成為朦朧詩派的主要代表。1980年初所在單位解體,失去工作,從此過漂游生活。1982年加入北京市作家協會,1985年加入中國作家協會。1987年應邀出訪歐美進行文化交流、講學活動。1988年赴新西蘭,講授中國古典文學,被聘為奧克蘭大學亞語系研究員。后加入新西蘭國籍并辭職隱居激流島。1992年,獲德國學術交流中心(DAAD)創作年金,1993年,又獲德國伯爾創作基金,在德國寫作。1993年10月8日于新西蘭所居島因為離婚與其妻謝燁發生沖突,謝燁受傷倒地,過程成謎,顧城隨即自殺,謝燁于其死后數小時不治。媒體捕風捉影稱“顧城用斧頭殺妻”,令詩人在死后從童話詩人被妖魔化成精神異常的殺人惡魔,死后蒙冤。(從顧城姐姐顧鄉所做“顧城最后的十四天”中看,斧頭只是偶然在場物件,跟案件根本無關。)1993年3月曾回國探親,慘案發生時,值其夫婦從德返新西蘭不久。顧城留下大量詩、文、書法、繪畫等作品。著作主要有《黑眼睛》(1986年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英子》(1994年元月北京華藝出版社出版,與謝燁合著)、《靈臺獨語》(1994年3月敦煌文藝出版社出版,老木、阿楊編)、《顧城詩集》、《顧城童話寓言詩選》、《城》、《走了一萬一千里路——顧城舊體詩、寓言詩手稿集》等,部分作品被譯為英、德、法等多國文字。另有文集《生命停止的地方,靈魂在前進》,組詩《城》、《鬼進城》、《從自我到自然》、《沒有目的的我》。
 
顧城是朦朧詩派的主要作者,著有詩集《白晝的月亮》《舒婷、顧城抒情詩選》、《北方的孤獨者之歌》《鐵鈴》《黑眼睛》《北島、顧城詩選》《顧城的詩》《顧城童話寓言詩選》《顧城新詩自選集》。逝世后由父親顧工編輯出版《顧城詩全編》。另與謝燁合著長篇小說《英兒》。人民文學出版社1998年出版《顧城的詩》。詩集《白晝的月亮》。
顧城是我國新時期朦朧詩派的代表人物,被稱為以一顆童心看世界的“童話詩人”。與舒婷的典雅端麗、委婉綽約、美麗憂傷相比,顧城的詩則顯得純真無瑕、撲朔迷離。但是,在顧城充滿夢幻和童稚的詩中,卻充溢著一股成年人的憂傷。這憂傷雖淡淡的,但又象鉛一樣沉重。因為這不僅是詩人個人的憂傷,而是一代人覺醒后的憂傷,是覺醒的一代人看到眼前現實而產生的憂傷。“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它尋找光明。”經歷過“文革”的一代青年,對著名朦朧詩人顧城(1956年9月~1993年10月)的這兩句詩是再熟悉不過的了。興起于20世紀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的朦朧詩,是當時激動人心的思想、文學“解放”潮流的重要組成部分,同時,也是當代新詩革新的起點。在顧城冥壽50周歲的前一年,四卷本的“顧城文學系列”首卷――《顧城文選·別有天地》由北方文藝出版社出版。
 
人物評價:
沈奇:在充滿觀念困擾和功利張望的當代中國大陸詩壇,顧城詩歌之“精神自傳”性的、如“水晶”般純粹與透明的存在,標示著別具意義的精神鑒照與美學價值——脫身時代,返身自我,本真投入,本質行走,消解“流派價值”和“群體性格”之局限,成為真正個人/人類的獨語者,并以其不可模仿、無從歸類、極富原創性的生命形態和語言形態,輕松自如地創造出了一個獨屬顧城所有的詩的世界:澄淡含遠,簡靜留蘊,暢然自得,境界無涯,富有彌散性的文本外張力,進而提升到一種真正抒寫靈魂秘語和生命密碼的藝術境地——當代漢語詩歌藝術在顧城這里回到了它的本質所在:既是源于生活與生命的創造,又是生活與生命自身的存在方式。
何言宏:“我也有我的夢,遙遠而清晰,它不僅僅是一個世界,它是高于世界的天國”,“我要用心中的純銀,鑄一把鑰匙,去開啟那天國的門,向著人類”(顧城:《學詩筆記》,《顧城詩全編》,上海三聯書店1995年版)——對于顧城的詩學追求,很多人的印象一定都深刻。顧城以其孩子般的詩思和語體構造了一個詩的天國,這樣的天國,正因為其高于世界,而又面向著人類,所以在實際上,又與我們的塵世存在著緊張。它不僅會安慰我們,也會在靈魂中撕裂著我們。
張清華:從唯道德論的角度看,他也許不應該被寫在這里,但是從一種更大意義的悲劇和詩意的層面上理解的話,他就變得很有必要。顧城文本的影響力幾乎超過了所有當代詩人,這是我們無法將他繞開的理由。童年(童話)思維成就了他,最終也將他毀滅,他是一個“至死也沒有走出精神的童年”的詩人,拒絕成長是他一切成就和悲劇的原因。從這個意義上,他也是雅斯貝斯所說的具有深淵傾向的詩人——“毀滅自己于作品之中的詩人”,因而也是一個詩與生命合一的“一次性寫作”的詩人。他的精神現象學意義雖然有更多負面的角度,但也正因為如此,他的詩歌中也包含了更多幽暗的和深淵式的人性復雜內容,使其單純的表達中蘊含了豐富的信息:死亡、憂郁、脆弱……這一切與詭奇的幻想、大自然的情境以及他那陰郁又透明的表達混合在一起的時候,就變成了他那具有無窮魅力的詩句。他再次生動地證明,在高尚和卑下之間、在真理與謬誤之間、在善良與惡之間、在天才與瘋狂之間,只有一步之遙。
但詩歌從來就是這樣,它不是道德的楷模,盡管它確秉持了更高的道德——它遠比道德要復雜。在這個意義上,顧城不但無法刪除,而且是一個最生動的摹本。

英兒

簡介:《英兒》是一部真切的情愛懺悔錄,書中主人翁與作品同名。全書以女主人公英兒和顧城的相戀為緣,出走為因,迭展開,淋漓盡致,表現了一個現代離世者的極端心理和異常戀。《英兒》是顧城與妻子謝燁合作的小說。作為一個詩人,這是顧城寫的唯一一部長篇小說,也是他的絕筆之作。這本書寫完不久,顧城就結束自己年輕的生命。《英兒》是一部真切的情愛懺悔錄,書中主人翁與作者同名。全書以女主人公英兒和顧城的相戀為緣,出走為因,迭展開,淋漓盡致,表現了一個

相關作家

熱門作家

澳洲幸运10赛车计划 36码特围网站 网贷口子 怎么赚钱 竞彩比分直播 即时比分 新浪 六肖买100赔多少 1737李逵劈鱼游戏外挂 优质股票分析方法 免费炒股软件 快三大小单双视频教学 无限币在哪里交易 茶托赚钱 双证mba不被企业认可 极速11选5走势图90秒一期 bbin宝盈安卓版下载 冒烟冰激凌赚钱吗6 11选5预测软件 上海快三最大单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