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幸运10赛车计划
歡迎光臨 大學生小說網 大學生文庫 收藏本站 手機訪問:m.dxsxs.com
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緋色升遷圖:崛起官場》在線閱讀 > 正文 正文 正文_第443章樂觀的想法
背景:                     字號: 加大    默認

《緋色升遷圖:崛起官場》 作者:作品集

正文 正文_第443章樂觀的想法更新時間:2018-01-04


    上次弄進去趙王道,魯蕭白的證據聽王耀中說也是很確鑿,進去那就是程序的問題,如果這次把錢保國控制或者處分一下,也許可以對馬成龍或者手下的人有個打擊,否則,這伙人不知道什么事可為不可為啊,把普水當成是自己家的自留地,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秦書凱后來到了王耀中的辦公室,把馮九陽剛才匯報的情況跟王耀中說了一遍,同時把馮九陽整理的材料遞給王耀中,說這些東西給你,放在我那兒也沒有用啊。



    王耀中看著材料說,昨晚打電話讓我不要公布處分結果,我就知道這件事必定是有了什么新情況,否則,以你一貫辦事的沉穩和風格,是不會說話出爾反爾的,更不會中途變卦的



    秦書凱有些尷尬的笑笑,沒出聲,心里說,如果不是馮九陽今天早上的事情,估計真的要在王耀中前面做一次出爾反爾的人。



    王耀中沒有注意到秦書凱的表情,很熱心公選作弊事情,很高心地說,既然公選作弊這件事有了新情況,就要繼續調查下去,你看下一步要不要找當事人錢保國談一談。



    秦書凱說,這件事不管真假,既然有馮九陽的書面材料,我看這事一定是確有其事,既然是事實,錢保國自然是要承擔責任的,必要的時候可以交給市紀委調查,現在由縣紀委出面找錢保國先談談,也是很有必要的。



    王耀中有些興奮的說,這個錢保國現在可是副處級領導干部,要是真的查處他在這件事上有問題,這案子的層次可就不一樣了,受人關注的程度也就高了。



    秦書凱說,如果能夠把錢保國弄進去是一件大事,但是王書記,你要注意,錢保國是個老官場,加上跟在馬成龍身邊這么多年,也算是見過不少場面,跟他談話的時候,要把話說的開一點,事情要說的嚴重一些,否則,這么一個精明人,一般的談話技巧不一定對付的得了他。



    王耀中很有信息地說,秦部長,你說的我很明白,這件事我親自來辦,和王耀中直接談話,效果肯定不一樣。



    秦書凱本來想說,這件事還是交給李西平來辦穩妥些,但是想一想,王耀中自從到普水當紀委書記以來,很少親自辦什么案件,面對錢保國這種狡猾的對象,讓王耀中鍛煉鍛煉也不錯。



    秦書凱于是就說,你親自找王耀中談話也很好,這樣可以給他一點壓力,讓他知道這件事紀委很重視,從心理上打敗他,從而逼著他主動的交代出在這件事中扮演的角色。



    王耀中等到秦書凱走后,立即親自打了一個電話給錢保國。



    錢保國正在鄉里接待開發商,談關于河灣鄉第一期項目建設的實際進展,接到王耀中的電話,感覺很驚訝,跟這個王耀中一直是井水不犯河水,從來沒有正面打過交道,一大早打電話給自己,估計也不會是什么好事。



    錢保國于是客套的說,你好,你好,王書記,一早能聽到你的電話很感到親切,親自打電話過來,不知道有什么事?如果能夠提供服務的事情,盡管吩咐,一定高質量完成。



    王耀中沒有理睬錢保國的客氣套話,用刻板的口氣對錢保國說,請錢書記馬上到我的辦公室來一趟,有些事要和你當面談一談。



    錢保國聽到這里一愣,這個王耀中找自己談話,那么是什么事情?就想要探探王耀中到底是為了什么事找自己,于是打著哈哈的說,王書記,我現在正在接待一個開發商,現在下面的招商引資任務都很重啊,沒有辦法,有什么指示可不可以在電話里吩咐,我會議一結束,馬上就去落實。



    王耀中心里很不滿意,自己找他談話,推辭,難怪秦書凱說王耀中此人精明,是個老油子,確實有些難纏,跟自己玩起了拉鋸戰。王耀中冷冰冰的口氣說,錢保國,如果你認為我是和你普通的談話,你就不要來了,作為紀委書記,如果沒有重要的事情,會親自給你打電話嗎,半小時以后,你必須到我的辦公室,我不管你現在正在忙什么,這是命令。當然,如果你認為自己的事情很重要,不能來,那么只當我這個電話沒有打,到時候會有人找你的。



    王耀中不給錢保國任何解釋的機會,把話說完后,立即把電話掛斷。電話的那端,錢保國聽話電話的掛斷聲音,對著電話罵了聲,他媽的,什么東西,紀委書記就了不起。



    錢保國話是這么說,腿腳卻不敢怠慢,知道紀委要是盯著一個干部,沒有事也會把你弄出事,讓你丟官,于是和開發商打聲招呼,讓別的人接待,自己趕緊往外一邊走,一邊聯系司機。



    錢保國心想,從河灣鄉到縣里開車也要二十分鐘左右,這個王耀中把時間算的準準的,誰都知道,機關干部最怕的就是紀委找談話,很多人談著談著就出不來了,這個王耀中這次這么著急的找自己究竟是為了什么事情呢?



    一路上,錢保國坐在車里一言不發,仔細把自己最近的工作情況在腦子里過濾了一遍,想想哪里有漏洞,是否被紀委抓住什么,想了半天也沒想出什么明顯的失誤來。



    很快,車子進了縣委大院,錢保國心想,算了,還是不想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王耀中官場經驗相對膚淺,沒有秦書凱老道,只要自己當心點,應該還是能應付過去的的,如果談什么事,只要不利于自己的,打太極的水平還是可以的,否則,也不會做縣委辦主任這么多年。



    從給王耀中打完電話到王耀中到了王耀中的辦公地點正好是二十五分鐘時間,錢保國推開門進了王耀中的辦公室。錢保國一邊裝出擦汗的樣子,一邊對王耀中說:



    “王書記,真是不好意思,鄉里的事情確實很繁瑣,接到王書記的電話就立即趕過來了,也不知道是不是遲了,耽誤王書記的時間。”



    在進王耀中辦公室之前,錢保國早就看過了時間,時間很充足,就點了根煙坐在車里抽了一會,表示自己不會驚慌失措,也不失禮貌。看到王耀中一副冷臉,故意找話題先把氣氛調動的好一點。



    王耀中并沒有領情,看了錢保國一眼,隨手指著沙發,對錢保國說了聲,錢書記,坐吧。‘



    錢保國看到氣氛不對,于是沒有坐下,走到王耀中身旁,從自己隨身帶的公文包里拿出一包中華煙,抽出一根來,送到王耀中面前說,王書記,抽一根?



    王耀中用手一擋,再次說了聲,你先坐吧。



    錢保國的兩次主動示好被王耀中冷冷的拒之千里,心里有些不高興,但是也有些忐忑,究竟這個家伙有什么事要和自己談?畢竟現在不了解情況,只好先憋在心里,不動聲色的等著王耀中攤牌。



    王耀中看了錢保國一眼,開口說,錢書記,最近關于公選領導干部作弊的事情你可能也聽說了,市紀委很重視,已經批復對趙大奎和馮九陽兩個人的處分決定,免除職務,如果不是出點意外估計今天就公布了,找你過來主要是向你了解一點事情。



    錢保國聽到這里,心里知道原來是這件事牽扯到自己,原來認為馮九陽和趙大奎被處分了,自己也就算是躲避過去了,現在看來不是想象的那樣簡單,心里知道一定是馮九陽說出去的,他在心里暗罵了馮九陽一萬遍后,迅速在腦子里分析眼下的形勢。



    錢保國心想,王耀中既然找自己談話,估計一定是有些證據的,否則,也不會隨便把自己叫來,如果今天的談話中,自己不能讓王耀中得到想要的答案,估計王耀中會把這件事匯報到市紀委,到時候事情就更難辦了,也許自己的副處級就沒有了,可是如果承認了此事,責任也很重,必定會面臨很重的處分,這樣局勢實在是讓他太難以抉擇了。



    王耀中看到錢保國沒有說話,問錢保國說,錢書記,在全縣公選領導干部中策劃舞弊,你應該知道這件事的嚴重性?說不好聽的話,那就是把黨性不顧,為了個人的目的投機取巧,玩弄政紀。



    錢保國一言不發的坐在沙發上,頭腦中斗爭,他現在真是后悔,上次被馬成龍罵了一頓,無助的他就準備跟秦書凱交代,心里在猶豫,顧忌太多,于是就沒實施,現在自己被人出賣了,紀委找談話了,就處于極其被動的境地,看來很多事一旦決定下來,趕緊要實施,否則,很可能影響到自己的副處級地位。



    王耀中見錢保國坐在那里一言不發,于是對錢保國說,錢書記,任何事情,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既然作為紀委書記出面找你談話了,你心里應該有數,很多事想瞞是瞞不住的,在公選副科級領導干部舞弊這件事上,你到底扮演的是什么角色,如果今天不想跟我說,你可以回去,到時候縣紀委會考慮把這件事匯報給市紀委,交給上級紀委來處理這件事,真的到了那個環節,如何處分也就不是我等能控制的了,也就不是體面的坐在一起談話了。



    錢保國肯定不想立即說出內幕來,他要向馬成龍匯報情況后再做決定,聽了這話后,開口說,王書記,這件事其實里面有點誤會啊,既然今天給我機會解釋了,我一定會全部說出來的。



    王耀中說,是嗎?你的意思是有人誤會你?還是故意舉報你?為什么不舉報別人要舉報你?



    錢保國說,這件事我承認知道,當時和馮九陽在一起吃飯的時候,我誰說過有個熟人進了公選的調研階段的環節,希望馮九陽能夠操著一下,幫助順利過關。但是,那天大家都喝酒了,酒喝多了,也只是隨便說說,按照民間的說法叫“吹牛不犯法,酒話不當話”,隨口瞎說而已,并沒有指示馮九陽去做啊,再說了,馮九陽那個人是什么樣的人,普水的官場誰人不知誰人不曉啊,他這個人仗著有后臺,能聽我的話嗎?我就是想要指揮他做點什么事情,他也不可能聽從我的指揮啊。



    王耀中見錢保國說的話好像也有道理,眼下確實沒有證據能證明錢保國一手安排了這次的公選舞弊事件,就是馮九陽的材料中也只是說錢保國在酒桌上安排,卻沒說錢保國親自插手操作了此事。



    錢保國見王耀中不出聲,知道自己的話算是掐到了點上,內心不由有點小得意,他又對王耀中說,王書記,我這個人,做事一向是知道分寸的,知道可為不可為,還希望王書記能把這件事再好好的調查一下,就會明白自己今天說的全都是實話,自己確實沒有參與。



    王耀中沒想到,錢保國的回答會是這樣的,他不否認自己曾經說過此話,卻一再強調自己僅僅是吹牛皮,開玩笑,又否定自己曾經親自參與此事,這個責任相對來說就小多了,這吹牛總不能不允許人家吹吧。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作品集
緋色升遷圖:崛起官場
澳洲幸运10赛车计划